您现在的位置:华曦亲子鉴定中心 > 司法亲子鉴定 > 孩子6岁亲子鉴定才知非亲生想讨精神损失费败诉

孩子6岁亲子鉴定才知非亲生想讨精神损失费败诉

时间:2017-04-12|来源:华曦亲子鉴定中心

临海的郑明这些天憋屈坏了。自己和高中的女生早恋,结果对方怀孕生子了,为了承担起责任,郑明娶了对方为妻,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不料孩子养到6岁,亲子鉴定竟查出孩子非亲生。原本打算离婚了,讨回些精神损失费吧,结果竟然还败诉了。

  郑明和杨玲是高中同学,读书期间,两个人碰撞出感情的火花,偷偷建立了恋爱关系。年少轻狂,两人忍不住有了性行为。2009年上半年,他们临近毕业闹起了别扭,导致关系破裂。

  毕业后,郑明没有继续读大学,而是去参加了工作。几个月后,他接到了杨玲的电话。杨玲称自己在医院里要生了,孩子应该就是郑明的,“医生要求孩子父亲来医院办手续”。

  郑明脑子炸了,毫无心理准备,自己竟然就有孩子了。他赶紧跑去医院,肩负起了一个“父亲”的责任。

  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年,他们在父母的催促下办了结婚酒席。当时因为未满登记年龄,两人在两年后才补办了结婚登记手续。

  DNA亲子鉴定,确认孩子非亲生

  白当6年“爸爸”的他索要赔偿

  结婚后几年,这对小夫妻因性格不合,感情问题爆发。两人经常为生活琐事争吵。之后便开始了分居生活,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然而,孩子一天天地长大,等孩子长到五六岁的时候,亲戚朋友们都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私下议论说:“这孩子怎么长得跟郑明一点都不像?”

  这话也传到了郑明的耳朵里,他也起了疑心,多次质问杨玲。杨玲马上又和郑明吵了起来:“那时候我就和你是男女朋友关系,孩子不是你的那还会是谁的?”

  2014年10月,小两口感情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郑明提出离婚诉讼,并申请了DNA亲子鉴定,杨玲同意了。

  两个月后,经司法鉴定所鉴定,孩子确实不是郑明亲生的。当了6年父子,两个人实际上毫无亲缘关系。这个打击让郑明当场落泪,他决定要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

  对于这个鉴定结果,杨玲表示自已也“始料未及”。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与郑明分手之后,曾有一次借酒浇愁,酒醉后与别人发生过一次性行为,“可我真的一直以为孩子是郑明的,并没有故意欺骗他的意思。”

  郑明很受伤,当初自己是为了孩子才结婚的,在孩子身上投入了不少感情和金钱,现在这样的真相让他痛不欲生。在法庭上,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一是要求判令杨玲返还婚后各项费用7万余元,二是要求杨玲赔偿精神抚慰金3万元。

  因孩子是在正式结婚前所生

  法院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请求

  对于郑明的诉讼请求,杨玲却不认同。在法庭上,杨玲表示自己同意离婚,但她反复强调,自己没有隐瞒和欺骗,确实是不知情,“孩子平时都是我的父母在带,各项费用也是自己父母出的,郑明要求返还的各项费用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法院审理后认定,孩子系原、被告婚前所生且非原告亲生子,虽然《婚姻法》规定了夫妻互负忠实义务,但该义务主要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虽然被告婚前性行为客观上造成了原告利益的损害和精神上的痛苦,但由于发生在结婚前,不属于违反夫妻忠实义务的范围;其次,婚前性行为也不属于《婚姻法》规定的离婚过错损害赔偿的四种法定情形之一,因此,对原告精神损害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经办法官解释,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

  只有当一方因为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这几种情况导致的离婚,无过错方才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离婚时的过错赔偿涉及对多种损害的赔偿。因一方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而导致离婚的,主要涉及对精神损害的赔偿。本案中,被告婚前性行为并不属于这四种可要求精神损害的赔偿情形之一,所以法院不予支持。这个案子和其他夫妻结婚后生了孩子发现非亲生的情况是有区别的。”

  最终,法院经过审理,结合双方提供的证据,酌定由被告杨玲返还原告郑明抚养费用共计2万元。

-----------------------------------------------------------------

华曦简介

华曦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是经省司法厅批准的有独立司法鉴定资格的正规亲子鉴定中心,亲子鉴定结果可作为独立司法鉴定依据,广泛应用于...详情>>

还有疑问没解决??

——您可以使用以下方式咨询


全国采样分点